第三百二十七章 银钩赌坊

时间:2019-10-07        

  残旧的白色灯笼几乎已变成了死灰色,斜挂在长巷尽头的窄门上,灯笼下却接着个发亮的银钩,就像是渔翁用的钓钩一样。

  银钩不停的在秋风中摇晃,秋风仿佛在叹息,叹息着世上为何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被钓上这银钩?

  布置豪华的大厅里,充满了温暖和欢乐,酒香中混合着上等脂粉的香气;银钱敲击,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,世间几乎没有任何一种音乐能比得上。

  那是一位少女,看上去最多只有十五岁,她的身材也许还不算特别成熟,动作也许还不算特别妩媚,但是她绝美无双的容颜一定足以弥补这一切。

  她穿着件轻飘飘的,绿如苹果一般的柔软丝袍,柔软得就像皮肤般贴在她苗条的身躯上。

  她美丽的脸上没有一点脂粉,但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已是任何一个女人梦想中最好的装饰。

  银钩赌坊的赌客们,十个之中至少有三个是为了她而来的,剩下的人中又至少有三个多多少少也想来看看她。

  据说她虽然还很年轻,就已经是银钩赌坊的老板了。但也有传言说她不是,真正的老板是她的亲生哥哥。

  方玉香看起来总是冷冰冰的,像是一座万年冰山,在这里敢这样子称呼她的人,赌徒们还从来没见过。

  这人确实是一位应当引人注目的男子,他穿着银缎子衣裳,外面还套了一层白色大裘,衬着他英俊的脸庞,在明亮的灯光下更显优雅。

  赌徒们本以为方玉香就算不将他请出去,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,但出乎意料的是,方玉香居然浅浅地笑了一笑。

  众位赌徒又长长出了一口气,心中的嫉妒,怒火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——原来这只是方玉香的哥哥。

  她的哥哥方玉飞笑道:“没关系的,我这次来正是要利用赌坊赚来的钱东山再起,重新招兵买马,一雪前耻!”

  方玉香道:“可是......可是你到这里来,不会有危险吗?我听说这次的对头很厉害!”

  方玉飞笑道:“我是从百里之外快马加鞭赶来的,一路上都很隐秘,除非西方魔教的人还在黑虎帮附近搜寻我的踪迹,否则绝不会被发现的。www.tk51.com,”

  两人说着,方玉香的面前忽然有一位大腹便便,身材肥胖的中年商人对着她道:“有什么对头,尽管对我说。我雇打手去帮你们把事情摆平!”

  这个人身穿一身绿色长袍,长袍上绣着古怪的花纹,胸前更有一幅未着片缕的精致少女图。

  等到他慢慢走近了,大家才看清楚,那衣袍上面画得根本不是什么少女,而是一个人首蛇身,鸟爪蝠翼的怪兽。

  他随手一洒,银票扬在空中,飞得满天都是,其中有一张数额最大的银票直直疾去,射向中年商人的喉间。

  他一头栽在了地上,双眼圆瞪,眼珠子突出来,仿佛还很难相信这突如其来的灾难。

  枯竹道:“原来黑虎帮真正的本营是这座赌坊。听说贵帮发展迅速,财大气粗,原来是想了个好赚钱的法子。”

  开赌坊当然很赚钱——你经常会听说有人在赌坊里一天就输掉几万两银子,输得倾家荡产;但好像还很少听到说谁在赌坊里赢得满贯,从此靠此发家,摇身一变成了富豪的。

  方玉飞淡淡道:“岁寒三友做的是杀人灭门的买卖,无本万利,· 城镇居民居住公房的户比重为%,本港台高手论坛心水码。你只要将我杀了,这座赌坊岂非就全部归你了?”

  枯竹握住腰间一柄极长的剑,笑道:“你说得简直一点都不错!所以你准备好受死了吗?”

  赌坊的一块地板突地弹开,一个人从中飘逸地飞出,宛如九天云霄上的白鹤,笔直地立在枯竹面前。

高手资料站| 新葡京赌侠| 王中王香港挂牌天空彩| 香港马会管家婆玄机图| 香港恒信心水论坛| 香港今晚开马结果查询| 香港赛马会精选十码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| 白小姐欲线料| 6彩高手|